©2011 潿洲島火山國家地質公園 All Rights Reserved. 桂ICP備11002737號 景區咨詢:0779-6013998 旅游投訴:0779-6013989
古今潿洲

潿洲島歷史


         潿洲島自古以來就是我國的領土。據1986年版《北海市地名志》:

      本島漢時屬合浦郡,唐初屬雷州椹川巡檢司,宋、元兩代因沿未變,元朝至元三十一年(公元1294年)建潿洲巡檢司,在遂溪縣‘第八都博里村海島中’,即潿洲島,明初仍屬協州府,洪武七年(公元1374年)巡司遷往雷州遂溪的蠶村,司海防和監守珠池之責,萬歷六年(公元 1578年)從雷州移民于島上墾耕。二十八年(公元1600年),游擊署移駐廉州合浦縣永安所。此后,潿洲處于雷、廉兩府的軍事行政雙重管轄之下。清康熙元年至嘉慶十一年(公元1692--1806年),潿洲居民三度被迫內遷,駐島行政機構裁撤,但仍有少數‘寮民’居留,軍事管制由雷州徐聞縣的海安營游擊和廉州合浦縣的龍門協分管,每年分上下二班輪流巡防。咸豐末年(公元1860年),有內地人400名因避戰亂,不顧艱險和官府之禁,來島定居。同治六年(公元1867年),官府鑒于島上民居已成事實,便重開島禁,移雷廉二州船戶客民于島上。至此,荒置百數十年的海島,田廬重興。是時法國天主教勢力乘機染指該島設教堂于盛塘村,后又在城仔及斜陽島各建一座,廣納教徒,是為欽謙地區最早的天主教基地。盛塘教堂是哥特式建筑,至今猶存。

      光緒二十余年,潿洲由雷州正式劃歸合浦縣管轄,置潿洲巡檢司,軍事建制隸屬于龍門協的永安營。宣統初,歸屬合浦縣的靖海團,設‘公局’民政機構于島上。 民國初至1931年,先后屬合浦靖海團和合浦第二自治區轄鎮。1936年至1949年,先后屬合浦縣第二行政區、第五行政區和第三行政區轄鎮。1938年9月13 日起,潿洲島淪于日寇野蠻統治七年之久。在這期間,本島成為日寇威脅侵擾我華南大后方的海空軍基地。1945年6月18日,潿洲島人民奮起殲滅殘寇,潿洲光復,歸縣領的鄉建制。1950年3月6日,人民解放軍渡海解放潿洲,初設鄉人民政府,直隸于合浦縣。同年8月起,歸北海鎮人民政府管轄。1953年改設第三區, 分設潿東、潿西、潿北、南灣四個鄉。1959年改為潿洲公社。

      如果要提起潿洲島的歷史人文,有一個人的名字最為論者推崇,他就是《牡丹亭》的作者,明代的偉大劇作家、詩人湯顯祖。湯顯祖與潿洲島扯上關系,是因為他的一首詩:《陽江避熱入海,至潿洲,夜看珠池作,寄郭廉州》,其詩云:

春縣城猶熱,高州海似涼。地傾雷轉側,天入斗微茫。
薄暮游空影,浮生出太荒。烏艚藏黑鬼,竹節向龍王。
日射潿洲郭,風斜別島洋。交池懸寶藏,長夜發珠光。
閃閃星河白,盈盈煙霧黃。氣如虹玉迥,影似燭銀長。
為映吳梅福,回看漢孟嘗。弄綃殊有泣,盤露滴君裳。

       
這是明萬歷十九年(1591年),湯顯祖被貶謫赴任徐聞縣典史時所作。明代的典史是知縣府衙中掌管文書事務的官員,相當于秘書之類的職能。湯顯祖是進士出身,曾任南京太常寺博士,禮部祠祭司主事,因為犯了“抨擊朝政”之罪而被貶到徐聞縣衙當秘書(典史)。從詩中可知,他是“避熱入海,至潿洲”的。但從當時他是一個貶官身份,而且又無職務,不可能是專門度假避暑,應是路過,看見潿洲景色,有感而發。從詩作本身而言,是沒有突出的藝術特色可言,都是些平常的寫實手法。其中“日射潿洲廓,風斜別島洋。交池懸寶藏,長夜發珠光。”則是借用“珠還合浦”的典故,來為“寄郭廉州”作襯托:“為映吳梅福,回看漢孟嘗。異綃珠有泣,盤露謫君裳。”這里也許寄托了湯顯祖的一種期待的同時,也是對郭廉州的頌揚。詩中的郭廉州即時任廉州知府的郭廷良。湯顯祖的這首詩或許就是因為寄給郭廷良才得以保存下來的。因此也為潿洲島的歷史人文留下了極其輝煌的一筆。潿洲島的歷史也因為留有湯顯祖的足跡而引以為自豪,因為有了湯顯祖這首“寄郭廉州”詩,使更多的人知道了潿洲島的名字和歷史。
       
從詩中的描述來看,湯顯祖是從海上來看潿洲景色的。雖然,湯顯祖到潿洲的活動情況已不可考,但這首詩卻告訴了人們這樣一個事實,起碼在明代,潿洲島就是一個人群聚居的地方。因為湯顯祖是為“避熱至潿洲,夜看珠池”而來,不是探險而來的,可見當時潿洲已具一定的開發程度,換言之,潿洲島的開發歷史可以上延至明代以前。

0條
分享到:
評論
最多150字符,剩余150個字符。
暫無相關評論!
四人麻将桌